當前位置: 主頁 > 信息公告 >

越轟炸越強大的“紅大”:以窯洞爲教室石頭磚塊爲桌椅
2019-08-11 14:40  
原標題:越轟炸越強大的“紅大”

“以窯洞爲教室,石頭磚塊爲桌椅,石灰泥土糊的牆爲黑板,校舍完全不怕轟炸的這種‘高等學府’,全世界恐怕只有這麽一家。”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來到志丹縣采訪時,紅軍大學艱苦的辦學條件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把這些寫在了《西行漫記》一書中。

“1936年6月1日,紅軍在安定縣(今子長縣)瓦窯堡創建了中國人民抗日紅軍大學;1936年7月,‘紅大’隨同黨中央機關一起搬遷到志丹。”志丹縣文管所所長李建翔介紹:“當時,學校把山崖上的爛窯破洞作爲辦學校舍。黨支部發動學員自己動手,清除窯洞內外的雜草垃圾,選擇最大的窯洞當教室,糊黑板、砌講台、壘石凳,整理出了極其簡陋的教室。將其他窯洞當宿舍,鋪上木板和糜草做睡鋪。”

談起“紅大”當時辦學的艱苦,志丹縣黨史辦原主任劉志學深有感觸:“紅軍大學當時的主要教材就是講義,講義要自己動手刻板、油印。由于紙張緊缺,刻印的講義有白紙、黃紙,還有紅紙、綠紙,印得不清楚,看起來很費勁。甚至,有些講義的紙張是用敵人飛機撒下的傳單翻過來刻印的,而且,學員們吃的是帶糠皮的小米飯、土豆和白菜,有時沒鹹鹽吃。”

“面對艱苦條件,學員們在學習上也是如饑似渴、格外用功,中央領導和學校負責人知道後,多次要求學員勞逸結合,不能把身體搞垮。規定必須過星期天,不准留在窯洞裏,要到室外去娛樂。可是,很多學員還是悄悄帶上書,在山野裏一邊曬太陽、一邊讀書,偶爾放聲高歌,憧憬革命的未來。”劉志學接著說。李建翔補充道:“根據我們後來的走訪和部分學員的回憶,當時有一些有趣的小故事,也能夠反映出學員們在艱苦的條件下依舊保持著高昂的革命樂觀主義情懷。”

有一天,教育長羅瑞卿拿來一疊花花綠綠的傳單,對大家說:快來看,你們的身價又提高了!學員一看,是國民黨的懸賞告示,上面說對共産黨的幹部無論是打死還是活捉,按職務大小獎勵大洋若幹。學員們一看,僅紅軍大學一科全體學員的“腦殼”加起來,就值好幾百萬元。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後,根據中共中央指示,紅軍大學一期各科學員沒有來得及舉行畢業典禮,就于1936年12月底分赴各主力部隊及各條戰線。”采訪現場,志丹縣黨史辦主任屈永明介紹說,1937年1月,中國人民抗日紅軍大學隨黨中央機關遷往延安,改稱爲中國人民抗日軍事政治大學,之後也是“越抗越大”。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11日 05 版)

鄂ICP備05008305      武昌工學院 版權所有 © 2016  wpuic.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武漢市洪山區白沙洲大道110號(原白沙洲張家灣街19號) Power by DedeCms